悦博娱乐平台

关于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规定》解读

2018-09-12 发布:

  为深入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五个严禁”的规定,进一步规范法官与律师之间的关系,促进法官与律师两律群体间的良性互动,省法院于今年年初召开了律师座谈会,省法院周玉华院长主持会议并与律师们进行了深入广泛的研讨交流。 律师们结合自身工作经历和感受,对全省法院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也提出了一些宝贵意见和建议。“向以律师为主要对象的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即是其中一项极富针对性和实践价值的建议。经过调查研究和深入论证,省法院制定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并经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对于诉讼代理人是否属于裁判文书受送达人的问题,亦即法院有无义务或者必要独立地、而不是附带地向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法官们的认识不同,各地法院的做法也很不一致,甚至同一法院内部的不同审判业务部门的做法都有差异。从现有法律规范来看,我国三大诉讼程序中的送达均以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为准则。但是,《民事诉讼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没有对受送达人的主体范围和权利内容作出界定,更无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明确规定。《民事诉讼法》第 78条仅确认了诉讼代理人代当事人签收诉讼文书的权利以及作为指定代收人时所应承担的代收义务,却没有从文义上赋予代理人作为独立的裁判文书受送达人的权利,最高法院相关民事司法解释中也未涉及到这一问题。因此,一些法官认为,既然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文规定裁判文书应当专门向代理人送达,如果法院已将裁判文书直接送达给了当事人的话,则完成了送达程序,无须另行向代理人送达。即便是首先向律师等代理人送达的,也仅是基于其代理人的特定身份,而令其履行代为签收的义务罢了。然而,也有法官认为,即便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诉讼代理人仍应是适格的裁判文书受送达人,独立地享有裁判文书的受送达权。因为诉讼代理人裁判文书受送达权的来源,最根本的并不在于其本人的诉讼地位和诉讼权利,而是源于当事人的程序以及实体权利。向代理人独立送达裁判文书,是法律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必然要求,也是诉讼代理制度的应有之义,作为法院的义务和代理人的权利,它不待法律的明示而存在,更不因缺少法律的明确规定而丧失。鉴于以上思想认识和实际做法中的差异,以及这一问题对于法官与律师两大群体间关系的影响,无论是认可代理人的裁判文书受送达权,还是否定它,都显然有必要予以明确规范。

  经研究,我们倾向于认可诉讼代理人独立地享有诉讼文书受送达权。除一些学理和法理方面的理由外,还基于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2条规定:“当庭宣告判决的,应当宣布判决结果,并在五日内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定期宣告判决的,合议庭应当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时间和地点,传唤当事人并通知公诉人、 法定代理人、 诉讼代理人和辩护人;判决宣告后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 诉讼代理人、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2008年5月21 日,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联合下发的《关于充分保障律师依法履行辩护职责确保死刑案件办理质量的若干规定》(法发[2008]14号)又重申了向律师送达裁判文书的要求,其第15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将裁判文书送达律师。”上述规定,表明了最高法院对于是否需向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问题的立场,虽然解释仅是针对刑事诉讼而言,但这一正当理念是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

  根据送达理论,以所送达文书的内容影响受送达人权益的性质为标准,可以将送达分为程序送达和实体送达。前者如送达传票、开庭通知书等,后者则主要是指判决书、裁定书和调解书等裁判文书的送达。《规定》所规范的送达对象仅指作为各类案件最终裁判结果载体的判决书、裁定书和调解书,不包括诉讼过程中程序事项的裁定。

  在立法将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明确规定为法院的法定送达义务之前,这项工作尚属于案件审判流程中的程序性事项,而《规定》也主要是人民法院为完善内部审判管理机制而制定的管理性工作规范。对于《规定》的执行情况,省法院要求,上级法院应将其作为审判工作考核和案件质量评查的内容之一,未按规定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视为法院内部审判管理工作中的瑕疵,但也需要明确,这一瑕疵显然并不构成可能影响案件正确处理的程序违法事由。

  除了当事人指定代收人的情况外,立法没有明确代理人为当事人代收裁判文书的义务。因此,《规定》第2 条规定:“当事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拒绝互为代收裁判文书的,人民法院应当分别送达。”但是,如果拒绝代当事人签收的诉讼代理人是律师的,则应向送达人员说明拒绝代收的理由,并记入送达笔录。如此规范的原因,也是出于律师作为法律职业人而应恪守职业道德规范的考虑。对律师而言,受送达权既是权利,也是义务,不过,法律义务的设定必须有立法的明文规定,既然现行法律对此没有规定,我们尚只能把它看做是一种职业伦理上的责任,对律师无正当理由拒绝代当事人签收裁判文书的行为,记录下来,可作为对律师履行法律职责活动的监督方式之一。同样,我们也欢迎广大律师对于全省各级法院执行《规定》的情况进行监督。我们希望,这种建立在彼此尊重、平等合作基础上的互相监督,能够成为促进我省法官与律师两律职业群体之间良性互动关系形成的良好开端!